枪呆赛高

脑洞皇女,咸鱼的终极形态
叶哥哥我就要那根呆毛

【双水】慢时光11




继续疼爱淼淼


11仲夏夜的梦


他做了一个梦。


还是在林间,还是那条小路,自己曾牵着淼淼的手,曾背着他一起走过的那条路。


但在繁叶覆盖的深处,它分了岔。


两条小路是一样的好,可要继续前行,他却只能选择其中一条。


他不想擅自决定,于是回头询问淼淼的意见,可是背后,早已不再有淼淼。


他惊慌失措,迷雾渐渐将来路覆盖。


留给他的选择在前方。


“贺玄,这两条路,你要如何选?”


他向声音的来源看去,身侧,白衣矜贵的公子也在看他,倨傲一如当年。


还未及回应,师无渡已与他擦肩而过,他不再回头,渐行渐远。


仿佛陌路一般。


贺玄匆忙想要追上他的脚步,雾,弥漫在眼前。


梦境戛然而止。


醒来时,那人正坐在床边,耐心为他拭去额上细密的汗珠,不过是梦而已,居然把他惊出一身冷汗。


“你,是要离开我吗?”


“你,脑子没进水啊?”


于是他感到心安。


他梦见他们分道扬镳,形同陌路,他醒来,才知道彼此仍是相亲相爱的。


注:最后一句话改自泰戈尔


开了个哥哥患得患失的脑洞,决定让老贺也患得患失一把。


TBC


【双水】慢时光10

继续疼爱淼淼

10在房顶上仰望星空

清夜无尘,轻云蔽月,星辰漫天。

初夏的夜晚还带着些未褪尽的冷意,只是枕在屋顶上的两人都不怎么畏寒,在这样的夜里仰望星空倒不失为一件颇具惬意的事。

这样的仰望,从前不是没有过的。在还未登上仙京的那些日子,他曾无数次仰观星河,想象着天庭的模样,在心里一遍遍雕琢着计划,一遍遍回想起生命燃尽前所见到的最后一张脸。

初见惊鸿,曾以为是飘渺的幻影,是消逝前的美梦,是命运最后的垂怜,他看见那双眼里流露出的瞬间的悲悯,竟似得了莫大的抚慰与心安。

曾经,他也以为自己的仇人,不过是白话真仙。

那些年的怨怼愤懑败了心境,如斯灿烂的星河,竟通通错过了。

星辰未改,人事皆非,如今的他已不是昔日压抑满腔恨意的黑水玄鬼,这里没有仇,没有怨,没有心结。有的不过眼前景,心上人。

“真想一直这样下去,你陪着我,我陪着你。”

“为什么不行呢?”

淼淼忽然靠近,心上人成了眼前景,眼前景只剩心上人。

“你愿意陪我?”

“你呢?”

“甘之如饴”

他们原本就不需要戏文里那些深情的告白,所谓爱情,自有一生一世的时间来证明。

TBC

【双水】慢时光09




日常疼爱淼淼系列


台词来自《大明宫词》,不了解皮影戏也不了解木偶戏,但想让他们说这段。


09牵丝戏


“这位公子,请你停下美丽的脚步,你可知自己犯下什么样的错误?”


“这位郎君,明明是你的马蹄踢翻了我的竹篮,你看这宽阔的道路直通蓝天,你却非让这可恶的畜生溅起我满身污点,怎么反倒怪罪起我的错误?”


“你的错误就是美若天仙,你婀娜的身姿让我的手不听使唤,你蓬松的乌发涨满了我的眼帘,看不见道路山川,只是漆黑一片;你明艳的面颊让我胯下的这头畜生倾倒,竟忘记了他的主人是多么威严。”


“我的错误就是遇见你,从而使你背上一生的负累。”


帷幕内灯火跳了几下,最终归于黯淡。戏剧戛然而止,皮影却停得恰到好处,正如他们的主人一般,两相依偎。


“可我背得很开心。”


TBC


【双水】慢时光08



日常疼爱淼淼系列


08铺满蝉鸣的林荫道延伸至远方


不舍昼夜的时光带走了最后一抹春色,不歇的蝉鸣宣告另一个季节的来临。


夏日尚未骄盛到需要以火焰形容的地步,在林荫遍布的小路上只投下斑驳的光影。即便如此,初愈的眼部仍以轻纱覆盖。贺玄站在路中央,看着那头的淼淼跌跌撞撞的走来,其姿态让他想起扑火的飞蛾,一种决绝而莫测的美。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再唤他淼淼,所有避而不谈的隐秘早已揭开,即使是来自另一个世界,那也依旧是师无渡。可除了淼淼,贺玄也不知该如何称呼他。那早已不是上天庭的水师,而直呼其名的疏远分外惹人厌恶。


纠结之间,一个身影已撞入怀中,来人眉心微拧,表情熟悉,话,也熟悉。


“累。”他把手一指,“大和尚背我!”


如此的理所当然,如此的亲密无间。


贺玄怔怔地看着他,心下一片澄明,只觉先前所思所想实在可笑。那是师无渡,却也是他的淼淼,他一个人的淼淼。


于是他背起他,甘之如饴。


铺满蝉鸣的林荫道延伸至远方。


TBC


【双水】慢时光07



日常疼爱淼淼系列


07风铃与西瓜


淼淼似乎很喜欢西瓜,不,与其说是喜欢不如说是执念,虽然本人并没有付出劳力,却在指挥贺玄天南海北买西瓜种西瓜一事上有着充分的自觉性,换言之即是接近颐指气使的态度。


反正世界那么大,春夏秋冬总有地方能供给西瓜,这让贺玄有理由相信他从前和西瓜结下过什么不解之缘,如果淼淼是只鬼,贺玄几乎要怀疑他是吃不到西瓜馋死的了。


可他偏偏是鲜活的,带着生人才有的温度,睁着一双无神又泪汪汪的眼,可怜兮兮地“望着”贺玄——手里的西瓜汁,多么敏锐的洞察力!


但夏至未至,即使是淼淼也有着不可过分苛责于人的觉悟,西瓜,尚属于奢侈物行列。


贺玄并不惊讶于出现在窗前、门边、檐角的风铃,他甚至不惊讶一个个被绘制上西瓜纹样的小瓷瓶,毕竟淼淼是如此的多才多艺富有生活情趣——真不像他。


倾听那清脆的碰撞声是种享受,然而刻意绘上西瓜……能看见的人,不是只有贺玄么?


学会迂回地使唤人了呐,该说到底是有进步吗?不过,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要迈开步子踏出家门啊……


TBC


日服无氪党,表示悲伤

【双水】慢时光06




日常疼爱淼淼系列


06去踏青


淼淼做了风筝,淼淼备下了食物,淼淼做好了出门的一切准备。


当然,这不是说贺玄没有出力,至少他提供了做风筝的竹枝,食材的原料,还有最终要背负这些外出必备品的肩膀。


山下正是草长莺飞四月天,踏青的游人往来不绝,如洗碧空上各式纸鸢三三两两散布着。骤然接触到喧嚣的人群,淼淼颇有些不自在,敏感的身体感受到落在身上的游女们打量的目光,更是不自觉向贺玄身边偎了偎。然后很快地,被顺势揽住了,以宣告主权般的姿态。


带着些许不满,淼淼的侧肘小小撞了贺玄一下,太轻微了,比起发泄,更像是撒娇的举动。


一个如同暖洋洋的春日或是带来微痒的柳絮的举动,它落在贺玄心口上,于是微笑在不自觉中浮现,那一天他们拥有了飞得最高的纸鸢,当然,这一切淼淼都无法看见。


还家的途中,细雨不期而至,化出油纸伞不是难事,淼淼倒有些兴奋,他微微仰首的模样让贺玄想起那只小小的知更鸟——它已经只是成熟的鸟了,贺玄依然记得鸟儿的样子——乌溜溜的眼睛盛满好奇,它的眼睛,淼淼的眼睛……


他感到一阵难过,雨似乎一起落到心口里去了。


淼淼却在此时笑起来,鞋子踩上了柔软的杏花,被雨打湿的花瓣调皮地从枝头跳下来,正好落在淡色的唇上,他咬了一下,不苦,倒带着甜丝丝的味道。


贺玄呆立了一会,淼淼自顾自走到花林中了。这让他们之间隔着花,隔着雨,隔着一段不长不短的距离,又像什么都没有,数百年的恨意,百年间的茫然,一年来的违和,好像都在此刻消失殆尽,他想让那个人幸福,于是一切的意难平都无须存续。


“大和尚,你怎么还不过来?”


淼淼在叫他了,贺玄快步跟上去。眼前是意中人,身后不过,杏花,烟雨,江南。



TBC


【双水】慢时光05


日常疼爱淼淼系列

05雪层下潜伏的生命

淼淼从积雪未消的崖顶带回了一只鸟。

小小的身体蜷缩着,只有间歇几声微弱的鸟鸣,证明了小东西体内还残余着生命的气息,红褐色的小斑点昭示了它的身份——一只知更鸟,还未及褪换羽毛的幼鸟

“它被压在雪下了。”淼淼小心翼翼地捧起毛茸茸的小家伙,如果他双目未盲,此时里面已经盛满请求与期翼。

贺玄的手掌覆盖上去,不多时,婉转似笛的鸣声便从掌下传出,小鸟毛茸茸的脑袋探了出来,乌溜溜的眼里满是好奇。

尾羽划过掌心,带来一阵酥麻的触感,纵使是他也感到几分欣喜,而对面的淼淼,已“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有那么一瞬,贺玄忽然不再为那些违和苦恼,他想,就这样过着静谧安详的日子,任凭海枯石烂地老天荒,或许,也很好。

TBC

【双水】慢时光04



日常疼爱淼淼系列


04候鸟的迁徙


三月桃花随水转,梁间新巢多鸟声。顺水而下的桃花易见,梁上燕子却难寻。


于常人大多如此,偏只淼淼是个例外——他目盲已久,其余感官日渐敏锐,最后居然循着声儿摸到了燕子的新巢下。


飞燕语呢喃,他也轻声哼着小调,竟似对唱一般,雪白的手臂微微扬起,燕儿便顺势落在了柔荑上,唱得越发欢快。


阳光下他的神情那么温柔那么柔软,几乎找不到师无渡的影子,自从相逢的那天起,除了光影中偶然浮现的错觉般的冷淡,属于昔年水师的一切都消失殆尽,这样的柔顺带给贺玄初见的欢喜,更多的却是违和与疼惜。


到底是怎样的过往,才能弯折一身傲骨,再披上层层伪装,藏起伤口,然后微笑,一如既往。


曾离去的候鸟总要归来,扭曲掉的天性与人生,是否还会回转?


TBC


【双水】慢时光03



日常疼爱淼淼2/2


03花香与体香


春风软,试春衫,春江冰泮水挼蓝。山间芳菲渐次醒,红的,粉的,白的,一团团,一簇簇,压满了枝头,又落在地上,来来回回走上几次,便沾了一身花香。


杏花微苦,桃花微甜,梨花清淡 都不及怀中静谧一朵兰。


那是无论身在何时,身处何地,都忘不了的兰花的气息,从前痛苦的缠绕,如今温柔的慰藉,伴着贺玄度过一个又一个长夜,从此大千世界的与万千芳华,都再也掩它不去。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