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呆赛高

脑洞皇女,咸鱼的终极形态
叶哥哥我就要那根呆毛

【双水】强制情侣罗曼史



穿越系列,各个世界都是名著或著名爱情故事的AU






贺玄漂浮在冰海上。


他失去了往日的冷静。


而这究竟源于前一刻坠落带来的冲击,还是走马灯花般闪烁的片段光影,已然无从知晓。陡然一变的天地使事情脱离了他的掌控,并在某种无法形容的力量的推动下,滑向未知的深渊——是的,那当然是深渊。


一种可怕的力量和瞬间在胸腔中涌动的真情,让他将身边的人推上眼前可见的唯一生路,而他继续留在水中,身体内没有法力存在的痕迹,温度下降得比想象中要快得多。


糟透了。


真是糟透了,船板上的获救者也在看向贺玄,比起那位水师大人,他的五官更深刻而轮廓也更柔和,发色和瞳色都有所变化,但不会有错,那样的眼睛再不会有第二个人有了。


他想,自己应该拼尽全力掀翻船板,贺玄在心里估算着力量——获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却足够同归于尽。


但他沉默着,什么也没有做。


混乱的记忆,不可知的力量,还有那在逐渐冰冷身躯中跳动的炽热的感情,他既是躯体的主人又是旁观者,在“自身”和外界的驱动下奔赴既定的结局。


他凝视着仇人的眼睛,那里面居然是奇异的困惑,当然,更多的是被迫表现的悲伤与不舍,蓝眼睛里倒映着他的模样,何等的深情,所有看到的人都该好好赞叹!


这里没有神鬼,没有仇恨,只有依旧无常的命运——一对仇家——在他们最擅长的水域无力挣扎,怀着对彼此刻骨铭心的爱情,等待即将到来的死别,这就是他,这就是黑水沉舟的终点,多么残酷、愚蠢又可笑的结局!


他用了毕生的时间谋划一个人的死亡,然后在下一秒,将他从死神手中推向另一个方向。


看吧,命运永远眷顾师无渡,正如它从不对自己微笑。


贺玄的视线模糊了,耳边朦胧响着的是孩子们的欢笑,孩子们的声音,他看见碧空如洗,绿草如茵,白色的小舟推开波浪,阳光下的遮阳伞属于他的爱人。


这是“贺玄”的渴望,“贺玄”的期待,“贺玄”最后的梦想,他张张嘴,说出不属于贺玄的温柔鼓励。


“你会安然脱险,你会好好活着,儿女满堂,子孙绕膝。你会安享晚年,终老在温暖的床上,而不是在今夜,不是在这里,不是像这样的死去。”


死亡笼罩下来,他的眼前终于漆黑一片。


师无渡眨了眨眼,有不知道属于谁的泪水落下来,随着那具覆盖冰霜的躯体,沉入茫茫深海里去了。







TBC


鼓励就是大船里Jack对Rose的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