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呆赛高

脑洞皇女,咸鱼的终极形态
叶哥哥我就要那根呆毛

【双水】强制情侣罗曼史(2)





一场莫名的决斗。


贺玄看着倒下的年轻人,现在他要被埋到自己爱人的坟墓里去了。他打开墓门,激荡起伏的心情克制不住滔滔不绝的独白:


“啊,我的爱人!我的妻子!死虽然已经吸去了你呼吸中的芳蜜,却还没有力量摧残你的美貌;你还没有被他征服,你的嘴唇上、面庞上,依然显着红润的美艳,不曾让灰白的死亡进占。”


悲伤与痛苦攥紧了心脏,他死死盯着那张脸,手指颤抖着。


不,悲伤的是“贺玄”而不是贺玄,仇人的尸体摆在眼前,数百年的苦心筹谋在这一刻轻松得到了回报。


他在两种感情之间挣扎,且悲且喜。


然而很快,这种纠结便没有了存在的需要。他想起自卖药人处得来的毒药,他想起“自己”罪恶的念头,他想起那该受诅咒的噩耗和仓皇的心情。


他从一个噩梦中逃脱,又迅速跌落到第二个噩梦里。


贺玄端起毒药,就这样在一吻中死去了。


师无渡睁开眼睛,这次没有黑水玄鬼,那颗心稍微舒适了些。即使竭力忍耐,他仍旧无法不吐露让他感到羞耻的话语:


“啊,善心的神父!我的夫君呢?”


夫君!这字眼太可怕了,他本能地痛恨这种提线木偶的感觉,却无法摆脱内心的情感,如此真挚又如斯混乱。


神父躲避他的目光,一只手歪斜在身侧,玄鬼再一次死在了他面前。


如果是第一次,那还是很值得放鞭炮庆祝下的,可惜不是。他也不相信这充满恶意的命运会这么简单放过他,接下来也许是殉情,也许是——不,师无渡宁愿是殉情,生老病死的经历他委实不想再来一遍。


他吻上贺玄的嘴唇,不像冰海中那样冰冷,死亡还没彻底带走他的温度,残存的毒药不足以将生命剥夺。


师无渡别扭地接受着悲痛与解脱的欣慰,人声愈来愈近,他拔出匕首,那上面还刻着贺玄的名字,为什么他偏偏是贺玄,而他又为什么是师无渡?


他扑倒在贺玄身上,最后的意识里连黑水岛都如此令人怀念。





TBC


 贺玄啊,贺玄!为什么你偏偏是贺玄呢?否认你的父亲,抛弃你的姓名吧;也许你不愿意这样做,那么只要你宣誓做我的爱人,我也不愿再姓师了。


贺玄:请叫我明仪。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