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呆赛高

脑洞皇女,咸鱼的终极形态
叶哥哥我就要那根呆毛

【双水】强制情侣罗曼史(3)



名著结局编,此阶段两人无爱,爱都是被迫的。





“我希望现在能给我一个银制的盘子,里头装着……”


“——贺玄的头!”


希律王还在反复用不同的礼物诱惑着,指望任性的公主换一个愿望,砝码不断变换,从珍贵的宝石到王国的一半,然而师无渡不为所动,那愿望如磐石般坚定无移。


“我请求您给我贺玄的头。”


“贺玄的头。”


“给我贺玄的头。”


绿宝石、白孔雀、珍珠项链、水晶月光石和蓝宝石,印度国王的扇子、努米底亚的驼毛衣、席瑞斯的披风、幼发拉底的玉雕手镯,最高祭司的披风圣堂的帐幔……希律王许诺给他除了生命以外一切的一切,但这毫无意义,国王溃败下来,他几近崩溃般答应最初的要求。


师无渡也快崩溃了,他对玄鬼的头并没有什么执念——至少没有到需要忍受着羞耻的装扮的地步!血泊、赤足、香水、七层纱、众目睽睽和疯狂的爱情,这…成何体统!


希律扫在身上的目光让师无渡很不自在,他倒宁可和玄鬼互换来做掉头的那一个,不可否认,他有点理解“早死早超生的”含义了。


处刑人黑色的巨大的手臂伸过来了,一起来的还有黑色的命令,银色的托盘和银色的刀。


而贺玄不过刚刚恢复意识。


这算什么?!如果不是这该死的先知该死的悲悯,贺玄相信自己已经掐断了说出要求之人的脖子——前两次的经验已经让他明白那是谁——事实上再掉入这一系列的噩梦之前,他几乎就要这样做了。


好吧,现在轮到他付出失去脑袋的代价了,


死亡并不可怕,它甚至不意味着结束而是开始,但没有人乐意翻来覆去地接受它,哪怕贺玄本来就是个鬼。



托盘被呈上来,师无渡一阵眩晕,在惊恐和疯狂的爱的交错下,那颗头颅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他吻上尸体的嘴唇——又一次!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无法改变,连情感都要被灌输被扭曲,一次次地,他甚至不敢保证是否在某个地方,他对玄鬼的认知已经开始改变。


这样充满不确定性的无能为力尤为招人痛恨。


国王又下了一道命令,随后,士兵的盾牌纷纷涌来。


太好了。





TBC


老贺:每次我死得都好快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