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呆赛高

脑洞皇女,咸鱼的终极形态
叶哥哥我就要那根呆毛

【双水】强制情侣罗曼史(5)

开头部分终于要结束了。本篇有NPC出没,人物对应比较…邪教,非常非常邪教。





现在,贺玄独自靠窗躺着,门从屋内上了锁,窗子却是开着的,夜雨顺势泼洒进来,他挂着嘲讽般的微笑,迎接着死亡的到来。

这一刻他已经渴望多年,不好说“贺玄”是不是也这样。从前没有过的扭曲日子和漫长死亡使他日复一日地遭受折磨,那些熟悉的脸孔跳动在眼前,在这不属于他的世界嘲弄着他,过去的几百年里他从不曾拥有过不朽的爱情,支撑他的是难以泯灭的仇恨——但他说不清哪个更好了。爱恨的对象都是同一个,爱却使他堕落得更深,几乎只有佛教的十八层地狱才容得下“贺玄”。

他已经四天没吃饭了,身体虚弱,精神却是亢奋的。白天的时候他又见到了那两个年轻人——一个打开了封闭的心灵,昂扬、高贵的气质增添在身上,使他显出光彩焕发的讨喜模样,另一个——贺玄更熟悉的一个——找回了他的活泼灵秀,即使在这个扭曲的世界依旧是个无与伦比的好孩子。

而在不久前他们完全不是这副模样。

简直是一场噩梦。贺玄从没想过那种冷漠傲慢的神情会出现在师青玄脸上,且比师无渡要糟得多——至少做哥哥的没有过那样的不近人情。

可这一切都是贺玄自找的——“他”用精神肉体的双重折磨冻结了一颗永远洋溢着欢乐与爱的心,如同他让另一个的心灵陷入愚昧与黑暗。讨人喜欢的孩子被扼杀了,留下两个憎恨人也被他人憎恨的灵魂。

他们偶尔的针锋相对的样子让贺玄想起上天庭——师青玄看不上裴茗的粗野、坏习惯、混混噩噩和不懂体面正如昔年的风师大人嫌弃明光将军的风流、坏名声和数不尽的桃色新闻。

这些想法让他更难过了,过去的幻影和“贺玄”的思想使他承受着双倍的打击,他所受的折磨一点儿也不比他们少,他对那暴君的恨甚至比他们还要多。

他无法忍受这个“贺玄”,不要妄谈正义,这已经连复仇都称不上,把仇恨发泄到完全无关的孩子们身上——扭曲他们的天性,从拳打脚踢到自由的剥夺精神的空虚,残忍而缺乏人性到了常人所不能想象的地步①,一个百罪莫赎的怪物,在他那直奔地狱的道路上从没有一次偏离方向。②这暴君孤零零地活着,所有人忍受着他的存在,贺玄比他们忍受的时间更长更久,万幸,他终于要解脱了。

窗外是倾盆大雨,贺玄无知无觉仰躺着,这些年心灵上的痛苦让他思考很多,他想着这个世界自己的一生,他想起了那一对可爱的新人(他相信他们会如此),他想起了自己的儿子——那个没心肝的小东西——他和青鬼倒还挺像!经由他,贺玄又想到了仙乐太子,又无可避免地想到师无渡。

他早早地死去了,暴君在这样的打击面前也和所有可怜虫没什么区别,他的反应如此激烈——所有的爱都给了一个人,而把恨意留给了全世界,如今他终于要离开这个伤心地,去往他们两个人的天堂或者地狱——贺玄的大脑告诉自己这无需区分。

他想起一些话,他也许从未听过,他记不清了,此刻却响在耳边。

“我爱他并不是因为他长得漂亮,而是他比我更像我自己。不管我们的灵魂是什么做的,他的和我的完全一样!。”

“我们的灵魂是同一块料子。”他喃喃低语着,完全没发现这是全凭自己本能的一句话。同一块料子,同一块料子……他想起冰海上见到的那双眼睛,他想起月光下的坟墓,他想起陷入疯狂爱恋的请求和柔软而绝望的神情,一切又回到起点,他看到了他的灵魂,自尊,倔强,坚忍,不屈。

如果没有那座冰山,没有世代积累的仇恨,先知低下头颅,王子解开误会,门第之别不再是他们的阻碍,如果白话真仙从不曾来过……

……

格子窗在风雨中晃来晃去地响动,摩擦过贺玄垂在窗边的手臂,而他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



“恭喜达成第一阶段成就,距离下一阶段开启还剩10s,10,9,8,7……”

贺玄忽然很想咆哮。

TBC

①来自凯特尔②来自夏洛蒂勃朗特

极度邪教是因为——除了双水之外的其他NPC捏脸鸭

师青玄→小凯瑟琳

裴茗→哈里顿

谢怜→林顿

戚容→小林顿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