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呆赛高

脑洞皇女,咸鱼的终极形态
叶哥哥我就要那根呆毛

远坂凛是远坂樱的英雄(不知道有没有下的上)






    又回顾下HF,可以说樱对凛的执念很深了。姐妹最终战那里,樱诉说遭遇时,她对凛的怨念甚至超越了对时臣的。而在她被送到间桐家,被迫遭遇那些噩梦痛苦,忍受十一年折磨这件事上,凛可以说是完全没有责任的。做决定的不是她,连身为家主,经营多年的时臣由于魔术师家族的习惯,对间桐家的秘术都没有了解,更何况是凛呢?

    樱对凛的所有负面情绪,其实都和她对凛的感情脱不了干系。

【"每天都像是快要死掉似地。每天都看着镜子想要去死。可是我又怕死,我不要一个人消失掉......!
因为,我听过我还有个姐姐。
因为我是远阪的小孩,姐姐一定会来救我的,我一直、一直这么相信......!"
"但是,为什么姐姐没来呢。】

    樱在每天重复的绝望中,寄托了最大希望的人不是父亲,而是作为姐姐的凛。

    想想也是吧,她从小就是个安安静静跟在姐姐后面玩耍,那么羞涩单纯的女孩子,相处时间最久的就是这个阳光开朗活泼外向的姐姐。

    虽然说fz是后来出的,作者也并不是蘑菇,但鉴于写作那段时间老虚蘑菇的交情,有些内容还是可以参考一下。

【像人偶一样空虚昏暗的目光。那双眼睛里喜怒哀乐的感情,在这一年来从来没有见过。曾经跟在姐姐凛后面像小狗一样嬉戏的天真无邪的少女面容,早已经荡然无存】

    这段姐妹关系中,显然活泼外向的凛是主导者。她才是被远坂时臣当作继承人培养的那个。在幼年的远坂樱心里,姐姐从来都是骄傲又耀眼地活着,那么厉害的姐姐一定无所不能吧,她怎么可能不来救自己呢?

    因为深爱所以相信,如果凛对她只是个名为姐姐的符号,恐怕后来黑化起来也不会羡慕嫉妒恨得那么深沉。

    所谓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就是这样。樱在姐姐身上寄托了太多的希望,而凛也不是没有察觉到樱的痛苦。她知道樱在士郎加入弓道部之前樱都没有笑容,但是她毕竟没有上帝视角,自然无从得知间桐家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地狱。当认识到间桐的罪恶时她很快就去救樱了,只是脏砚太……算了提起虫爷就反胃,巴巴托斯也不能拯救虫爷(ノ=Д=)ノ┻━┻

    总之从樱的角度来讲,远坂凛确实是她一直期待的能够拯救她的英雄,甚至可以说,在士郎出现之前,是她唯一的英雄。

    而结局,虽然来的太迟太曲折,但凛到底也完成了对樱的救赎。

评论(4)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