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呆赛高

脑洞皇女,咸鱼的终极形态
叶哥哥我就要那根呆毛

远坂凛是远坂樱的英雄(思维混乱的下)

  
        樱毫无疑问是期待着姐姐来拯救自己的,但若是凛没有回应这份期待,没有努力去拯救樱,那所谓凛是樱的英雄也就毫无意义了。

        还好不是这样。
       

        虽然嘴上别扭,但这内心深处,凛啊,她真的是非常爱樱。
       

         fate也好,ubw也好,hf也好,士郎能在被大狗刺中心脏后存活,这是没有远坂凛就达不成的奇迹。

         要知道凛作为一个魔术师,这时候和士郎也没有产生额外的感情。
可是——

『“……不会吧。为什么,是你。”』

         耗光了父亲留下宝石的魔力,救回卫宫士郎的命,因为如果士郎死了,樱会非常地难过。

         哎?凛从哪里得来的结论呢?

『“可是,接近的是对方,那就没办法了。远阪啊,不知道为什么常常来道场观摩。卫宫你因为退社了,所以不知道呢。”』

  
        而凛是不参加任何社团的,她去道场观摩,唯一的原因就是樱。
   

        就算不能相认,她也想多看看妹妹。

『 那个呀,虽然我和樱并未说过话,但只要一有空闲我就会去看她。从那孩子进到和我一样的学校开始,我每天都会去箭道部逗留。"

"......嗯。然后呢,经过一段时间后,我就注意到了。那孩子,一次也没笑过。"

"哎,只有你在的时候是例外。
士郎偶尔去箭道部时,樱就会笑。
总而言之,樱有活力的时候呢,就只有卫宫士郎在眼前的时候而已喔。"』

        她想要注视着妹妹,她期望看到樱快乐地面带笑容地活着。只是那时候的凛,尚且不知道樱这唯一的难得的笑容背后是什么。

『远阪和间桐互相被不可侵犯、不可有所交集的盟约束缚着。』

『这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
因为破坏父亲的教诲,并不是破坏很重要的什么。
若说有后悔之事的话,那就是、
"......真是个笨蛋。如果早晚都要打破的,能在更早一点的话就好了。"
不停地忍耐了十年之久,是对谁的后悔吧。 』

        
         忍耐了十年之久的从来都不仅仅是樱,还有凛啊。魔术师的身份和和作为远坂家主和、冬木土地管理者的职责塑造了远坂凛,但在某种程度上也束缚了凛。

         可这份心意不到最后注定无法传达,凛在hf线更多展现的是她冷酷稳重的一面(尤其是对樱。)。

         直到姐妹相杀最终战。那里凛对樱说的话,我不认为是傲娇。当时那种情况下,绝对不能认同樱的做法,承认她的痛苦,很大程度上就是承认她因此黑化也理所当然。可是凛的目的是救赎樱,不是放纵樱彻底沦为此世所有之恶的母体。

         而且凛啊,确实是不能够理解,甚至是不会去考虑被逼到死路之人的感受,强者怎么会对弱者感同身受呢?。从未有过相似经历的人,非要一脸同情地说理解,那才叫虚伪。远坂凛从来不是一个虚伪之人。

         有些东西游戏文本已经表达地很清楚,我也就不画蛇添足了。

『"......哈啊。我真是个笨蛋啊。"
......对自己真的感到很惊讶!。
直到最后关头才发现到,自己可真是愚蠢到家了。
要是能够早一点发觉到就好了。
......哎,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嘛,凛只有认命了。
"......嗯,真是没办法呐。
我啊,看到不管什么都搞的一团糟的人,就是无法置之不理啊。因为我喜欢每件事都规规矩矩的,看到努力的人没有得到努力的报酬,我就无法忍受。"
───而且、最重要的是。
"我很喜欢樱呢。我不但想要一直看着你,也希望她能够总是面带笑容。......嗯。我一直相信着,只要我过的越辛苦,你就能够越快乐。
所以───我没有半点能够去想到痛苦的闲暇。"
她万分珍惜地抱着樱。
一生中的第一次、姐妹拥抱。
她对贯穿自己的腹部,像是得到得之不易的宝物一般,温柔地拥抱着妹妹。
"───姐、姐───"
......体温渐渐消逝。
但她却完全不曾吐过一句怨言。
远阪凛,她所后悔的不是自己的死亡,而是无法拯救紧抱在怀中的少女一事。
"对不起,原谅我这个任性的姐姐。
......还有,谢谢你。那条缎带,你一直系着,我好高兴。"
像是随风飞散的红花一般,跌落到祭坛上。
"────、啊"
重量消失了。
仅只一瞬间。随着海市蜃楼般的温暖,身为姐姐的人消失了。
───可是、樱。就算我是没神经的人好了。
我一次也没想过,自己是得天独厚的人───
"────、呀"
......那句话,到底包含了多少孤独在内。
少女的苦恼,只有少女才能了解。
其他人是无法理解、也无法解放。
那绝对不是伪善。
一模一样。
她所憧憬、一直相信的少女,也有着无人能够理解的孤独。
"────────我"
......这样一来,该怎么办才好。
总是自信满满、拥有着自己全部的渴望、身为一个理想的存在。
这样的姐姐,也和自己一样,同样是被许多东西给束缚住的人类。
"────我、"
......那么。
结果,并不是她的世界嫌恶着软弱。
胆怯到抬不起脸来的,是自己造成的───

───这样的自己,虽然不中用,还是有人爱着。

"为什么────我会、坏掉呢。"
......是那里、出了什么差错了吗。
全部都是。
那么地渴望着的东西,其实是近在眼前。
她明明那么温柔地拥抱着我、如此地挂念着我、
我───却用自己的双手,将之粉碎。』

         我真的太喜欢这一段了,必须全文放上来顺便吹一下菌类,月世界这种纠结的姐妹情真带感。

         如果没有凛,那么即使是士郎赶到,即使是有着露露不累卡,可以从肉体上切除与安哥拉曼纽的连接,救赎得樱的肉体,那孩子的灵魂又该如何拯救呢?

         她期望姐姐做她的英雄。
      
         她终于做了妹妹的英雄。

         哪怕是春归结局,至少樱身边有凛,至少还有凛。感谢菌类不像老虚那么丧心病狂。




评论(3)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