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呆赛高

脑洞皇女,咸鱼的终极形态
叶哥哥我就要那根呆毛

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分付与疏狂。曾批给雨支风券,累上留云借月章。
诗万首,酒千觞。几曾著眼看侯王。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

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