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呆赛高

脑洞皇女,咸鱼的终极形态
叶哥哥我就要那根呆毛

虽年百岁,犹若刹那,如东逝之长波,似西垂之残照,击石之星火,骤隙之迅驹,风里之微灯。草头之悬露。临崖之朽树,烁目之电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