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呆赛高

脑洞皇女,咸鱼的终极形态
叶哥哥我就要那根呆毛

如何激怒一个月厨

XX:蘑菇辣鸡
月厨:对,铁鱼什么玩意,菌氏鸡汤蒸鹅心

XX:大妈玛丽苏,写的什么东西
月厨:没错,二章尼禄布妈真尼玛恶心,苍银那看不下去的行文,大妈滚出月球!

XX:东出飞妈!
月厨:东出毁我飞哥!毁我贞德!东出飞妈!!!

XX:水濑sl!
月厨:水濑sl!!!水濑nmsl!!!!!!!

XX:……
XX:东出真好,你们这群眼瞎黑子统统闭嘴
XX:还有水濑也写的真好,希望他写第三章
月厨:……
月厨:!!!
月厨(掀桌):nmsl!!!!!!!!!!

立个flag吧,凛要被送进小黑屋了,本咸鱼写个凛樱沙雕文,就叫《我的爸爸远坂凛》!

远坂凛是远坂樱的英雄(思维混乱的下)

  
        樱毫无疑问是期待着姐姐来拯救自己的,但若是凛没有回应这份期待,没有努力去拯救樱,那所谓凛是樱的英雄也就毫无意义了。

        还好不是这样。
       

        虽然嘴上别扭,但这内心深处,凛啊,她真的是非常爱樱。
       

         fate也好,ubw也好,hf也好,士郎能在被大狗刺中心脏后存活,这是没有远坂凛就达不成的奇迹。

         要知道凛作为一个魔术师,这时候和士郎也没有产生额外的感情。
可是——

『“……不会吧。为什么,是你。”』

         耗光了父亲留下宝石的魔力,救回卫宫士郎的命,因为如果士郎死了,樱会非常地难过。

         哎?凛从哪里得来的结论呢?

『“可是,接近的是对方,那就没办法了。远阪啊,不知道为什么常常来道场观摩。卫宫你因为退社了,所以不知道呢。”』

  
        而凛是不参加任何社团的,她去道场观摩,唯一的原因就是樱。
   

        就算不能相认,她也想多看看妹妹。

『 那个呀,虽然我和樱并未说过话,但只要一有空闲我就会去看她。从那孩子进到和我一样的学校开始,我每天都会去箭道部逗留。"

"......嗯。然后呢,经过一段时间后,我就注意到了。那孩子,一次也没笑过。"

"哎,只有你在的时候是例外。
士郎偶尔去箭道部时,樱就会笑。
总而言之,樱有活力的时候呢,就只有卫宫士郎在眼前的时候而已喔。"』

        她想要注视着妹妹,她期望看到樱快乐地面带笑容地活着。只是那时候的凛,尚且不知道樱这唯一的难得的笑容背后是什么。

『远阪和间桐互相被不可侵犯、不可有所交集的盟约束缚着。』

『这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
因为破坏父亲的教诲,并不是破坏很重要的什么。
若说有后悔之事的话,那就是、
"......真是个笨蛋。如果早晚都要打破的,能在更早一点的话就好了。"
不停地忍耐了十年之久,是对谁的后悔吧。 』

        
         忍耐了十年之久的从来都不仅仅是樱,还有凛啊。魔术师的身份和和作为远坂家主和、冬木土地管理者的职责塑造了远坂凛,但在某种程度上也束缚了凛。

         可这份心意不到最后注定无法传达,凛在hf线更多展现的是她冷酷稳重的一面(尤其是对樱。)。

         直到姐妹相杀最终战。那里凛对樱说的话,我不认为是傲娇。当时那种情况下,绝对不能认同樱的做法,承认她的痛苦,很大程度上就是承认她因此黑化也理所当然。可是凛的目的是救赎樱,不是放纵樱彻底沦为此世所有之恶的母体。

         而且凛啊,确实是不能够理解,甚至是不会去考虑被逼到死路之人的感受,强者怎么会对弱者感同身受呢?。从未有过相似经历的人,非要一脸同情地说理解,那才叫虚伪。远坂凛从来不是一个虚伪之人。

         有些东西游戏文本已经表达地很清楚,我也就不画蛇添足了。

『"......哈啊。我真是个笨蛋啊。"
......对自己真的感到很惊讶!。
直到最后关头才发现到,自己可真是愚蠢到家了。
要是能够早一点发觉到就好了。
......哎,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嘛,凛只有认命了。
"......嗯,真是没办法呐。
我啊,看到不管什么都搞的一团糟的人,就是无法置之不理啊。因为我喜欢每件事都规规矩矩的,看到努力的人没有得到努力的报酬,我就无法忍受。"
───而且、最重要的是。
"我很喜欢樱呢。我不但想要一直看着你,也希望她能够总是面带笑容。......嗯。我一直相信着,只要我过的越辛苦,你就能够越快乐。
所以───我没有半点能够去想到痛苦的闲暇。"
她万分珍惜地抱着樱。
一生中的第一次、姐妹拥抱。
她对贯穿自己的腹部,像是得到得之不易的宝物一般,温柔地拥抱着妹妹。
"───姐、姐───"
......体温渐渐消逝。
但她却完全不曾吐过一句怨言。
远阪凛,她所后悔的不是自己的死亡,而是无法拯救紧抱在怀中的少女一事。
"对不起,原谅我这个任性的姐姐。
......还有,谢谢你。那条缎带,你一直系着,我好高兴。"
像是随风飞散的红花一般,跌落到祭坛上。
"────、啊"
重量消失了。
仅只一瞬间。随着海市蜃楼般的温暖,身为姐姐的人消失了。
───可是、樱。就算我是没神经的人好了。
我一次也没想过,自己是得天独厚的人───
"────、呀"
......那句话,到底包含了多少孤独在内。
少女的苦恼,只有少女才能了解。
其他人是无法理解、也无法解放。
那绝对不是伪善。
一模一样。
她所憧憬、一直相信的少女,也有着无人能够理解的孤独。
"────────我"
......这样一来,该怎么办才好。
总是自信满满、拥有着自己全部的渴望、身为一个理想的存在。
这样的姐姐,也和自己一样,同样是被许多东西给束缚住的人类。
"────我、"
......那么。
结果,并不是她的世界嫌恶着软弱。
胆怯到抬不起脸来的,是自己造成的───

───这样的自己,虽然不中用,还是有人爱着。

"为什么────我会、坏掉呢。"
......是那里、出了什么差错了吗。
全部都是。
那么地渴望着的东西,其实是近在眼前。
她明明那么温柔地拥抱着我、如此地挂念着我、
我───却用自己的双手,将之粉碎。』

         我真的太喜欢这一段了,必须全文放上来顺便吹一下菌类,月世界这种纠结的姐妹情真带感。

         如果没有凛,那么即使是士郎赶到,即使是有着露露不累卡,可以从肉体上切除与安哥拉曼纽的连接,救赎得樱的肉体,那孩子的灵魂又该如何拯救呢?

         她期望姐姐做她的英雄。
      
         她终于做了妹妹的英雄。

         哪怕是春归结局,至少樱身边有凛,至少还有凛。感谢菌类不像老虚那么丧心病狂。




远坂凛是远坂樱的英雄(不知道有没有下的上)






    又回顾下HF,可以说樱对凛的执念很深了。姐妹最终战那里,樱诉说遭遇时,她对凛的怨念甚至超越了对时臣的。而在她被送到间桐家,被迫遭遇那些噩梦痛苦,忍受十一年折磨这件事上,凛可以说是完全没有责任的。做决定的不是她,连身为家主,经营多年的时臣由于魔术师家族的习惯,对间桐家的秘术都没有了解,更何况是凛呢?

    樱对凛的所有负面情绪,其实都和她对凛的感情脱不了干系。

【"每天都像是快要死掉似地。每天都看着镜子想要去死。可是我又怕死,我不要一个人消失掉......!
因为,我听过我还有个姐姐。
因为我是远阪的小孩,姐姐一定会来救我的,我一直、一直这么相信......!"
"但是,为什么姐姐没来呢。】

    樱在每天重复的绝望中,寄托了最大希望的人不是父亲,而是作为姐姐的凛。

    想想也是吧,她从小就是个安安静静跟在姐姐后面玩耍,那么羞涩单纯的女孩子,相处时间最久的就是这个阳光开朗活泼外向的姐姐。

    虽然说fz是后来出的,作者也并不是蘑菇,但鉴于写作那段时间老虚蘑菇的交情,有些内容还是可以参考一下。

【像人偶一样空虚昏暗的目光。那双眼睛里喜怒哀乐的感情,在这一年来从来没有见过。曾经跟在姐姐凛后面像小狗一样嬉戏的天真无邪的少女面容,早已经荡然无存】

    这段姐妹关系中,显然活泼外向的凛是主导者。她才是被远坂时臣当作继承人培养的那个。在幼年的远坂樱心里,姐姐从来都是骄傲又耀眼地活着,那么厉害的姐姐一定无所不能吧,她怎么可能不来救自己呢?

    因为深爱所以相信,如果凛对她只是个名为姐姐的符号,恐怕后来黑化起来也不会羡慕嫉妒恨得那么深沉。

    所谓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就是这样。樱在姐姐身上寄托了太多的希望,而凛也不是没有察觉到樱的痛苦。她知道樱在士郎加入弓道部之前樱都没有笑容,但是她毕竟没有上帝视角,自然无从得知间桐家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地狱。当认识到间桐的罪恶时她很快就去救樱了,只是脏砚太……算了提起虫爷就反胃,巴巴托斯也不能拯救虫爷(ノ=Д=)ノ┻━┻

    总之从樱的角度来讲,远坂凛确实是她一直期待的能够拯救她的英雄,甚至可以说,在士郎出现之前,是她唯一的英雄。

    而结局,虽然来的太迟太曲折,但凛到底也完成了对樱的救赎。

【FSN/凛樱】春天归来

原作向,人物及主要对话属于蘑菇,ooc属于我。
前排提示,本文的凛樱真爱,毕竟fsn三条线45个end,相信存在凛樱真爱的世界!




“小樱——”,耳边传来的,是稚嫩柔软的声音。

较小一点的女孩子抬起头,看向有着相同发色和瞳色的长姐。

“小樱你,到底在发什么呆啊?”带着些许疑惑,年长的女孩子问道。

“姐姐,樱花,很美丽呢。”她如此回答

“是呢,像小樱一样好看。不,所有的春樱加起来,大概勉强可以相比的程度吧。”

玩笑般的话语,即便如此,年幼的她依旧红了脸。期翼的目光再次瞥向枝头,这一次姐姐很快明白了。

“啊啦,想要那个吗?没办法,我去试试吧。”

“哎,可以吗?”

“当然喽。”姐姐弯下腰,脸离得越来越近了,不知原因的,心脏跳得很快,果然是太近了吗?
“只要是小樱想要的,都会尽力做到。现在可是春天,没有实现不了的愿望,因为我是姐姐嘛”

突然绽放在眼前的笑容,让所有樱花的美丽都黯然失色。

那是,很早很早之前的,属于春天的气息。

而春天已经消失很久了。

1.
想要阻止时已经来不及,高高摞起的书本飞落地面,慌忙蹲下身时,已经有人帮忙拾捡。

“谢谢——”道谢的话语在看到对方时戛然而止。

那是二年级A班的优等生,Ms.Perfect的远坂凛②。

是曾经的,最亲密的——

“非常感谢,远坂学姐。”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反应,很快思维也明白过来,那个称呼早就不属于自己了。

对面少女碧蓝眼瞳中的微光黯淡下去,依旧是平时那副完美的优等生模样。

“下次要小心哦,间桐同学。”

两个人沉默地将书本重新摞好,站起来时远坂凛终于还是忍不住询问:“自己可以吗?”

“当、当然,我也不是小孩子了,远坂学姐。”像是刻意强调般,用着极其陌生的称呼。

“那我也放心了。”不符合平常冰山美人印象的过多关怀,她叹了口气,随后径直离开了。

紫发的女孩咬住下唇,后悔,愧疚,迷惘,种种情绪抓住了心脏。

春天,擦肩而过了呢。

2.
阴暗潮湿的密室,中央是无数不断蠕动的扭曲的虫体。

噩梦一般的地方。

“...爷爷,一定要把Master全部都杀光不可吗?”③

虽然胆怯,她还是对老人说出了乞求般的询问。

不可能得到想要的答案,那位老人一定是——

“怎么样呢。你无论如何都要这么问的话,那把一个人或二个人做成消遣的玩具也行。
只要把Servant夺走的话就好。剩下来的Master,看你是要做成玩具、人偶,全随你高兴。”④

完全是意料之外的回答,到底是出于奇妙的怜悯还是下一个恶毒的陷阱呢?暂时考虑不到那么多的东西。她鼓起勇气,再次提出新的乞求。

“……爷爷。我无法战斗。Rider就让给哥哥吧。”⑤

那是平常的自己不具备的胆量,在开口之前,就已经有了接受再教育的觉悟。

手脚在发抖,但她知道必须忍耐,这次会持续多久?被折断手脚,丢到虫堆里,被虫子啃噬,从头到脚的侵犯,这一切都可以忍耐。并不为即将到来的痛苦而恐惧,她所害怕的,只是自己无法忍受痛苦而彻底屈服崩溃的那一刻。⑥

“…………唔。那么就没办法了。没有道理用无理的强迫,以致失去重要的继承者。这一次也彻底地从旁观战好了。”⑦

那颗脆弱的摇曳着微弱灯火的心终于放松,这样就好了。从一开始她就没有憧憬的东西,没有必须得到的事物。她所想的不过是,尽可能地避免战斗。

“但是,这样就令人有些不满。在这一次的入选者中,远阪家的小姑娘是其中最上等的。若连运气都站在她那边,哪怕我们也只能让她得手。”⑧

是这样没有错。

一直以来都知道,远坂凛,姐姐她,是最有力的竞争者。既不自卑地暗动手脚,也不过分自傲地将一切视为囊中之物,而是理所当然地争取,然后获得。远坂凛是这样的人。

光辉耀眼、意气风发的姐姐,和自己原本就是不同的,完全不相衬之物。远坂凛和间桐樱,她们的人生已经不该有任何交集才对。

就这样好了,痛苦这种东西只要一个人承受就够了,没有必要把别人拉进自己的黑暗。如果通往幸福之路是要靠希求自己幸福之人尽数毁灭铺就,那么她宁可在地狱永世沉沦。

但是,为什么,胸口会痛呢?那伴随着老人话语剖开心脏的,小小的不甘心,悄悄抓住了她。

3.
黄金的…servant?

光辉四射的圣剑,瓢泼而下的箭雨,凶狠霸道的长刀,数之不尽的宝具切割着她。

为什么?这不是在做梦吗?这是在做梦吧。想要醒来,想要从中逃脱,可巨大的痛苦席卷而来,迫使少女认清现实。

好痛,好痛,明明已经习惯痛苦了吧,这具身体。

可是还是无法忍受,啊啊,是感受到了即将到来的死亡而拼命躲避吗?

口口声声让我去死什么的,才不会答应!

即使要像虫子一样卑微地挣扎,也想要活下去。

即使要匍匐在脏污不堪的泥地,也不愿意死去。

全身被宝具贯穿,找不到一丝完好之处的少女,只有一息尚存,却还是努力地挣动。

还没有被拥抱,还没有被抚慰,还没有诉说出多年的苦痛和思念,怎么能,就这样,沉睡在噩梦里。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在地狱里苟活到今天,还没有触摸到幸福的影子,就这样浑身污秽地死去,未免太过不堪。

断头的剑挥下,女孩子的意识就要从此消失。

然而悲鸣声并未响起。

回过身时已经迟了。
"——你、难道——!?"

吃掉了,从脚边开始,将黄金的英雄王彻底吞噬。

少女摇晃地起身,以怪异的姿态走动起来。

还不能死去,大脑已经无法思考,但唯有不能死这一点是肯定的。昏沉的意识中浮现出一张模糊的脸,还想要再见到你。

我亲爱的,亲爱的——

姐姐。

4.
高悬于上方的是黑色的太阳

翻涌的黑泥,不详的黑影,本该温暖的大空洞中起伏着阴郁的杀气。其名为安哥拉曼纽,此世所有之恶。

外貌改变大到超出想象的间桐樱站在那里,欢迎着自己唯一的骨肉至亲。

已经习惯了杀戮。

已经习惯了吞噬。

明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践踏自己,不把自己当做人看待的魔术师统统杀掉了,高高在上,毫不在乎自己感受的servant统统吃掉了。呐,既然不吃东西的话肚子会饿,那么吃掉那些弱小而无用的居民,也是没办法的事吧。不再是从前那个软弱可欺的小女孩的我,这么做也会被理解的,是这样吧?

可内心深处,姐姐的声音总在苛责着我,获得了力量就洋洋自得,肆无忌惮地滥用,真是个愚蠢的女孩,即使到了现在姐姐也依然在责备我。

她无比坚信,那是远坂凛会说的话,总是那样,清高不阿的姐姐啊。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表达对自己的失望吧。

就算这样,就算这样,我也想和你——
……

“没错......! 我好羡慕姐姐......!”
想要和你一起生活——

“一次也好,我想被姐姐夸赞:好厉害啊——哪怕只有一次……”
想要回到从前的平静而温馨的日子——

“十一年,整整十一年啊!”⑨
一直带着送给我的东西,想要被你拯救——

那是被命运狠狠虐待,却不知所措,哭哭哒哒的小孩子的倾诉。还是那么丢人啊
清楚自己变为怪物的事实,姐姐会怎样做呢?会选择杀掉自己吧!绝对会——

长久的等待,长久的积压,长久的愤怒,少女诉说着自己的苦痛,却并不是为了引起谁的同情。

……

“樱——”如同道早安般,叫出自己的名字。

已经来不及躲闪了,那把短剑会刺中心脏。不管获得了多大的力量,门外汉始终是门外汉。

……对于会被杀死,被远坂凛贯穿心脏这种事,一点也不恐惧。

噬人的魔物就应该被光辉的勇者杀死,由远坂凛来动手,是她所能想到的最好的结局。

可还是有一点怕疼啊,闭上眼睛会好一些吧。

……
想起了初到间桐家的日子,最开始的时候还会尖叫哭泣,到最后连流泪的力气都没有了,虫子在身体内部兴奋地钻动穿梭,每天都在被蹂躏,越是痛苦越是被狠狠虐待。

哭喊着家人的名字,但是没有回应,是被抛弃了吗?我,就这样,被抛弃在虫堆里,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从前的家人都只剩下模糊的印象,空虚如同人偶的眼瞳早就失去了表达喜怒哀乐的能力,对外界的感知已经很是迟钝了。

只有一个例外,只有姐姐是例外。无数次呼喊,期待着她能解救自己。
那样耀眼、无所不能的姐姐,一定能够拯救自己,一直那么坚信着。
可是姐姐没有来。
她始终没有来。
——姐姐?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不救我?

发色改变了,瞳色改变了,已经找不到和姐姐相像的地方。
——姐姐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父亲忘记了,母亲忘记了,已经找不到会记挂自己的亲人。
——姐姐不要丢下我,为什么丢下我?
每天都感觉要死掉了,可第二天还是活着。

终于明白,自己被抛弃了,已经没有人,会来拯救自己。
最后一次在虫仓中挣扎着伸出双手,想要握住,那遥远的梦境。
明明早就该放弃的,早就该明白,已经不是远坂家的小孩了。
——好像再见到你,好像再一次握住你的手,一次就好。

已经没有远坂樱了,春天彻底地离开了她。

……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到来,落入到非常温暖的怀抱里。睁开眼睛,触目猩红。

鲜血不受控制地流出,却不是自己的。

“姐姐?!”在最后一刻,远坂凛的选择不是杀死怪物,而是丢开短剑,紧紧抱住妹妹。任凭黑影贯穿自己的腹部。

不明白不明白,就这样将胜利拱手让出,简直是——

“......哈啊。我真是个笨蛋啊。”

名为远坂凛的少女丝毫感受不到疼痛般,拥抱着贯穿着自己腹部的妹妹。
她拥住带给自己致命伤的妹妹,仿佛拥住一生的梦想,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没有吐露一句怨言。并不是没有遗憾,但不是出于自己的死亡,而是没能拯救怀中这名少女,这件事。

整整十一年的光阴,才有的仅只一次的姐妹相拥与,从未有过的万般怜爱。

“我很喜欢樱呢。我不但想要一直看着她,也希望她能够总是面带笑容。......嗯。我一直相信着,只要我过的越辛苦,你就能够越快乐。
所以——我没有半点能够去想到痛苦的闲暇。”
终于可以承认,一直憧憬,一直相信的少女,从未放弃过自己。如果早一点弄清楚就好了,在很早很早之前就应该明白的事……

“"对不起,原谅我这个任性的姐姐。
......还有,谢谢你。那条缎带,你一直系着,我好高兴。”

所以,是自己的过错。明明是一直渴求的东西,明明她如此温柔地爱着我,而我,却将近在咫尺的梦想,碾碎了。

“——姐姐——”眼泪已经没有用了,浑身沾满唯一至亲至爱的鲜血,少女尖叫着诅咒自己。

如果能一起死去的话,那也很好。

好可惜,等不到春天的樱花了。

5.
“樱要搬回家里来吗?”

面对姐姐的询问,真的非常开心。不是那个带给我无数梦魇的地方,而是充满童年回忆的,真正被定义为家的所在。但是——
“虽然我也很想,但总要把间桐宅留下的东西都处理好吧。”

“那可是一项大工程呢。”这样说着的姐姐,将目光转向了我。

“所以可能要过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回家了。”虽然有姐姐的话很快才能完成,但我也不能总想着依靠她啊!也是时候拿出远坂家的女儿的气概了。

“那么,我等着樱哦。”像这样和微笑的姐姐,肩并肩行走,是不知深埋了多少年的梦想,到现在还觉得像做梦一样。及时赶到的rider也好,被爱因兹贝伦的圣女救下的前辈也好,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我也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吗?在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后,也值得这样的happy ending吗?

“樱在担心着什么呢?”察觉到我的不自在的姐姐,直白地问道。啊啊都直白的不像她了。

“我、我所犯下的那些错误,那些罪孽,真的是——”
被打断了,被姐姐那无比真挚的目光。

“我会和樱一起承担的。”如此斩钉截铁的语气。

“——!”这下子,我简直不知如何回答。

“如果有人要因为那些错误来责骂樱的话,那么也来责骂我好了。
——并不是认可樱之前做的事。但既然是姐姐,就应该为没能教育樱这件事负责。
如果我能早一点察觉,樱不会变成那个样子。”

“——姐、姐姐——”自己真是太笨拙了,这种时候居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所以——”她微笑着“那些错误造就的伤害就由我和樱一起弥补,
我会一刻不停地忏悔,与樱一起赎罪。直到远坂樱的罪愆被所有人宽恕为止。”

樱色的花瓣从眼前飘落,又到了春天吗?
那,就这样约定好了,我会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和罪责。这一次不是乞求谁的赦免,不是仅仅为了良心上的安宁,如今的我终于也有了像样的觉悟。
即使是这颗残破如锯齿的心,与你结合的话,也一定能孕育出纯真美好之物吧。【注2】

樱花烂漫的日子里,春天终于来临。

【注1】除了开头和结尾,人物对话主要来自于游戏文本。
【注2】有引用花之歌

我凛颜如玉,我樱美如画
远坂姐妹骨科安利有人吃吗
甜甜甜有卫宫饭,相爱相杀高虐有hf
完美优等生傲娇姐姐×温柔人妻会黑化病娇妹妹

"没错......! 我好羡慕姐姐......!
所以,我想要赢。一次、只要一次就行,我想要被姐姐称赞:好厉害啊......! 但是、为什么,连这点小事都无法允许呢......!"

"我很喜欢樱呢。我不但想要一直看着你,也希望她能够总是面带笑容。......嗯。我一直相信着,只要我过的越辛苦,你就能够越快乐。
所以───我没有半点能够去想到痛苦的闲暇。"

相爱相杀真的炒鸡美味了

我爱远坂姐妹,这样的骨科太好磕
感谢卫宫饭,没有圣杯战争,没有姐妹相杀,没有无法表达的关怀和重重误会下的嫉妒,就这样一辈子甜甜甜,她们,多好啊

        一直觉得跟钢陆比起来,人理烧却人理冻结都是小case
        哎,不是说严重程度,要说起来,将人类史化为燃料逆行运河自成天体也好,否定现在的人类史代之以异闻带也好,都要比灭绝人类严重的多。可是这些大事背后都有一个黑幕的存在,哪怕现在所有人都被烧成灰或是冻成冰了,只要打倒了黑幕。对于存于此世的人类,不过是失去了一年的时光而已。
       钢之大地不是这样的。你找不到一个打倒后就可以救回所有人的黑幕,朱月也好,ort也好,打倒他们也改变不了这颗行星业已寂然,人类已经灭绝的事实。如果要给UO的『入侵』找一个黑幕的话,那么只能是呼唤他们的地球的意识——盖亚了吧。多么残酷的事实,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星球渴望人类的灭绝,哪怕将所有UO都破坏掉,留存下来的东西里也没有人类了。
       当然可以说,如果没有阻止人理烧却人理冻结,人类一样会GG,钢陆好歹还留下了亚百丽种,是这样吧,还有希望对吧。阻止不了人理烧却,gay球上一样会诞生新人类,阻止不了人理冻结,替换过来的异闻带一样有人类。类比起来大概是钢陆的亚百丽种人类种。真是恶意啊
      钢陆的世界,大概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出现转机的真正的绝望吧。
PS:看了最新的fele,我觉得菌哥哥对人类抱有深重的恶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