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呆赛高

脑洞皇女,咸鱼的终极形态
叶哥哥我就要那根呆毛

【读后感】哈利波特、天官赐福

          其实哪怕在现实中,对于群体受到的伤亡有很多人也是不怎么在乎的,凭什么呢,难道群体命贱,个体命贵吗?

           我们的伤亡不是100万,而是只要死上46000人就够了。只不过是46000!你能够想像这种论调的冷酷吗?仅46000人,好像这些是无关紧要的美国人的生命。

           但对那些认为我们的损失仅是46000人的人,我要问,是哪46000人?谁的父亲?谁的兄弟?谁的丈夫?
           
            还有个笑话说,总统说:我们要杀死400万人和1个汽车司机,于是记者问道:为什么要杀那个司机?
            总统笑了,你看,我就说没人会去在意那400万人

          我国大多数网文都存在的问题,当一个人被突出描写时,他的生命无比珍贵,别人伤了他仿佛就是天地不容的恶事,连带着他的亲友都变得高贵起来。而群体的死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事。
          
           这简直是在搞笑,作为个体的时候生命宝贵无比,一旦放在群体里就一文不值了。

         

           不过还好,没有人会去歌颂龙傲天们多么善良网文多么正能量,毕竟大家看文图爽,主角个个都是逆天的好汉,读者也就是欣赏下杀伐决断。

         
           至于天官呢,我并不觉得它比其他网文的三观歪,也不会对它提出那些世界流行的文学作品的要求。

        
           所谓自己的命是命,自己亲人朋友的命是命,路人的命不是命,不过是网络小说正常操作。但是吧,这里面的人物严格来说手上都不怎么干净,比较好的那几个雨师风师郎千秋权一真引玉国师(不对,这样看来神官确实要干净些啊)算没怎么染血,这也就不要吹什么教人向善了角色三观了。

         甄嬛传这种宫斗文必然没什么三观,被批也不是一次两次的 可是哪怕是华妃,她也知道不去害孩子,正如她自己所说,她失去过孩子,又怎么会去害他人的孩子?
      
       
         我以为,最基本的是,既然你承受过这种痛苦,那你又怎么忍心让别人和你一样呢?可惜天官里面的神官也好鬼也好,连这种觉悟都没有,莫非这几百几千年真都活在狗身上了。

         
          以及,所有涉及正邪道魔神鬼的都有一个非常奇妙的或者非常让人不舒服的点,当然,传统上被定义为正派的那方容易被黑对面容易洗白不是问题,问题是,明明邪道一方的有各种累累血债,但是因为是传统定义的反派,所以这是理所当然的,所以是不能计较的,所以是没错的!!!好歹网上传的是好人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能成佛,坏人只需要放下屠刀啊。这分明是坏人举起屠刀也是真性情,他是魔是邪教杀人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这逻辑真是无敌了,想当年金老爷子写倚天,韦一笑喝人血谢逊杀人狂这点写得还是很骇人的。后来谢狮王亲手报仇后,那么多年来惹上的仇家来找他,他怎么就没想到这逻辑呢?他怎么就没想到给自个仇家来一句你们失去了肢体亲人友人,而我家破人亡双目失明流落荒岛数年,你们还要我怎么还呢?

        
          我看文一般对三观问题纠结不大,只要不是太恶毒的都能接受,世界观不合理就不合理,没考据就没考据,毕竟作者一开始就说了,这是个为你,所向披靡的故事

          不过还是希望以后能有多思考对在乎路人的文啊,多想想,那几百几千几万的不知名不知姓的人,是谁的父亲,谁的丈夫,谁的兄弟,谁的儿子?是谁的母亲,谁的妻子,谁的兄弟,谁的姐妹?

何晓岸:

昨晚重新看哈利波特第七部,教授和学生守卫学校那一段看着特别感动,和震撼。


第七部死了很多人,书中提过名字的,大家很熟悉的弗雷德、莱姆斯和唐克斯……


前者刚毕业,后两人才结婚不久,刚有一个孩子。


没有提过名字的,我们即使现在依旧不知道姓甚名谁,他们的性格、喜好、生平……


但看过哈利波特的人还是知道那场战役的代价和牺牲。


 


这就是我对天官遗憾的地方。


我觉得它并不在意看不见的流血和牺牲。


天官里那些因为神仙打架而罹难的普通人和他们背后的家庭的痛苦着墨甚少。


最后那些衣不蔽体、风餐露宿、朝不保夕的乞丐冒着生命危险站出来的时候也一笔带过,没有人在乎他们。


 


就,突然很难过,明明大家都是最普通、最平凡的人啊。


中学时期看小说喜欢站在主角的角度去看、去听、思考问题,当时特别喜欢看成王败寇、弱肉强食的文,不得不承认,某些文中代入主角确实特别爽。


年岁增长,我又在思考,世界上的人那么多,能站到金字塔尖的人能有多少?


我们绝大多数人都只是芸芸众生、只是普罗大众的一部分罢了。


 


不是没有站在谢怜的角度去思考无能为力的痛苦,不是没有站在黑水的角度想象失去亲人、被白话纠缠折磨、明明有能力却失去一切的痛苦,也不是不明白裴宿看到半月一次次被仇恨中的刻磨等将士吊死的感受,我也想过作为猪这么理所当然地被豢养宰杀是什么感受……


 


看小说会多多少少的代入,思考有时确实会让人纠结、难过。


 


我曾想过很多……


 


所以我也有想到被飞升后的谢怜轻而易举屠杀上千的人,他们本是仙乐的难民,一群因为活不下去了才造反的群众。


贺玄的黑水鬼蜮入水即沉,几百年来貌似只有一人侥幸逃出。


半月关“不管谁从那里过去,最少都会有一半的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这种状况也至少一直持续了上百年。


数百年间,因为黑水鬼蜮、半月关死去的人又有多少?


 


其实死去的人的生平我们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有妻儿等他们回家文中也没写。


他们仿佛从未存在过。


 


天官给我的感觉很奇怪。


 


哈利波特第七部的电影临近结尾纳威说:


“哈利死了也没关系。


每天都有人死!朋友、家人……


是……


今晚我们失去了哈利,


但他还在,


在我们的心里,


就像弗雷斯、莱姆斯、唐克斯,


他们都在,他们没有白白牺牲。


但是你会!(对着伏地魔说)


因为你错了!


哈利为我们而战,为我们所有人而战!”


 


而天官真的很奇怪,主角从小就说要拯救苍生,可是在文里我看不到苍生,也不知道主角为什么而战。


谢怜第一次下凡,最终他还是对那些因为仙乐国之前种种的作为而得不到救助的难民组成的叛军进行了屠杀,作为一个神官。


他身为仙乐国的太子,眼前的这些人,如果谢怜没有飞升,这些百姓——也会是他的子民……


他的国家国库空虚,他的父皇身为国主,对于仙乐的贪污毫无办法,他身为太子似乎也不懂政治上的事情。所以无能为力。


我有点,不太能理解。


谢怜说要拯救苍生,当时最痛苦、最无助的难道不是那些难民吗?在他们看来就是国家放弃了他们。他们无能为力、没有办法,如果不造反可能就没有活路了。


他们原本的国家、他们原本信奉的神明都救不了他们。


如果不能自求活路,只能死。


我能理解谢怜的无能为力。


但是看到他面对他的子民,他的国家里受苦的黎民百姓,面对这些人组成的叛军,最终他以神官之力进行了屠杀的时候我感到特别绝望。


 


苍生是什么?百姓是什么?是我们每一个人。


是你的双眼能看到的、没有看到的每一个生命。


 


文中有一句“人上为人,人下为人。”意思大概是不管人往上走还是往下走,为神、为鬼,终究还是人。


但我看到的相反。


文中很多神神鬼鬼在我看来其实已经不太像是一个人了。


他们很多都已经忘了,他们曾经也是一个人。


弱小、无助、有很多事情都曾无能为力的人。


他们丧失了人本该有的慈悲、怜悯和身为人的同理心。


 


你们还会因为看到同类受苦受难而感同身受吗?


你们看到同类死去会因为无力挽回而痛苦吗?


你们还记得你们为人的一切吗?


 


吃人的戚容、截杀轿中因为新婚而微笑的新娘的宣姬不说。


但身为神官,曾经为了保家卫国而浴血奋战的裴宿,几百年间为了半月杀了那么多过往的商人、镖师、游客来喂食恶鬼。


你有没有想过,如今因你而死,再也回不到故土、爱他们的人身边的人也是你曾经哪怕付出生命也想要守护的百姓?


 


黑水鬼蜮沉了那么多船,贺玄想过船上的那些人也有家人,也是无辜的吗?


 


花城曾为了保护成精的猪说出人可以杀了猪的一家,那猪成精杀人有什么不对的时候想过他也是曾是人吗?


 


 


谢怜让衣衫褴褛乞丐们为他守阵,又突然离开,在上天庭见到花城的时候可曾为守阵的无辜百姓担心?


阵中有相信他把生命教交到他手上的朋友,也有因为相信他的朋友而愿冒生命危险守阵的义士。


 


而谢怜和花城对于他们的态度让我觉得心寒。


 


乞丐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呢?


古代的乞丐几乎每一天都有人因为各种原因在而死去。


冬日严寒、烈日酷暑、衣不蔽体、缺衣少食,最普通的风寒都能夺去他们的生命,更不要说可能还会有传染病,乞讨时可能有的拳打脚踢,等等等等……


而之后整整一年,对于曾帮助过他的人,他毫无作为。


承诺过的鸡腿也是推迟一年得人家从皇城走到他的菩荠观,专门借道贺的名义上门讨要才给。


然后用的还是花城手下的洗澡水作锅底,杀人的猪精下厨。


 


我觉得非常奇怪,拯救苍生这句话非常假大空。


天下那么大、人那么多,救不过来很正常。


但至少,是不是应该帮一下曾经为你卖过命的人呢?


 


天官世界中的人命真的好廉价。


值钱的是那些有实力的人及其亲友的命。


谢怜作为神官,下凡后面对仙乐国的难民,最终还是选择了杀戮。


裴宿为了自己在意的人的愧疚心,可以设计引诱成百上千甚至上万的平民百姓去喂养恶鬼。


黑水死了家人,也可以忘了他曾经也是人,设下黑水鬼蜮,入他鬼蜮的人要是没那么幸运恰好带着装过死者的棺木,无一活口。


他也可以完全忘记了自己被换命的痛苦,为了报仇而夺了一辈子造桥修路造福百姓的原地师的神位,把一个无辜且造福苍生的人生生地囚禁百年。


 


天官赐福的第一篇番外中从主角的回忆带了黑水死去的家人和未婚妻出场,也许是想表达他们也曾活过?他们也许本可以好好地活着。


 


但文中因裴宿、黑水等人而死去的人呢?


死在他们手里的普通人仿佛没有家人、没有人因为他们的一去不回而痛不欲生,文中其他因神官和鬼怪而死的平民百姓仿佛从未活过。


因为他们是鬼是神。


那些被神官和鬼害死亦或是因为神官而死的那么多、那么多平凡的、最普通的人,这些人和他们的亲人没有人成鬼,更无人成绝。


所以神官和鬼怪的罪孽没人看到,就像不存在一样。


 


天官赐福中的神官和鬼理所当然地比所有的普通人都高贵,哪怕杀了再多的人,神官顶多戴个咒枷、贬下凡间就可以了,运气好的话还能重新飞升。


那些无辜枉死的凡人就这么白死了。


如果是鬼那就更好办了,只要不被神官抓到,那就不用付出任何代价。


 


站在平民百姓、芸芸众生的角度,有一瞬间,因为代入其中,我觉得很害怕。


 


那些家里没有飞升成神官、成绝成鬼的家人的普通老百姓,死得是那么的廉价,如此的微不足道。


行善者不得善报,为恶者肆意逍遥。


果然诚如作者所言,这是一篇三观不重要的文。


 

评论

热度(320)

  1. 浅青小鱼何晓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