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呆赛高

脑洞皇女,咸鱼的终极形态
叶哥哥我就要那根呆毛

【双水】阁楼中的绿宝石 (一)




万能钥匙AU

明仪不是贺玄,明仪就是明仪



这是一个温暖的有着和煦微风的下午,明仪——一个刚走出校园不久的大学生,在老管家的引领下,提着普普通通的行李箱,认真打量着往后半年的住所。

一座远离市中心的老房子,古朴、庄严,明仪甚至认为自己能嗅到年代沉淀的气息。它的构造颇有些奇特,前半部分是蓝白二色的古堡式建筑,带着殖民时代洋人建筑的特色,常春藤肆意攀长在墙壁上,草坪却是修剪得宜的,而那花园,好吧,明仪宁愿叫它花田。

如果只到这里,那它不过是座漂亮的公馆,只不过因为主人的财富格外豪华。可后半部分的建筑,哎,那可是大不相同,像是明清就有的老宅子,雕楼画栋的精致,明仪在脑海中想象着,高空俯视这座建筑的光景,扭曲又和谐,一种奇异动人的美丽。

老管家毫无起伏的声调打断了他的遐想,他们已经到了前门,雇佣他的师小少爷站在二楼的阳台,阳光下的他简直像个天使。




明仪是在层层选拔中来到这座大宅的,经济一旦不景气,毕业和失业很容易就成了同义词。高薪水的工作自然抢手,照顾卧病在床的老人在他们这样的年轻人眼中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当然,他并不是毫无选择的,明仪相信故乡的母亲会为他安排一项差强人意的工作。但他选择留下来,啃老让他羞耻,而母亲对神怪传说的信仰让他厌烦。

子不语怪力乱神,神婆、占卜,母亲热衷的东西,他向来嗤之以鼻。





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明仪穿过宫殿式的正厅,踩着绣了金鸢尾的蓝色地毯上了楼,他已经不太敢打量屋内的陈设了,只有某种香水的味道不停往鼻子里钻,像是鼠尾草,还有点别的什么,这让明仪稍稍放松了些。

他在屋中站定,而老管家则上前,对着小少爷说些什么。明仪知道,那是关于雇佣护工的事,他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眼镜子,微微整理了衣襟和额发,指望能给雇主留下一个好印象。小少爷始终没有回头,明仪不知道该庆幸还是失落,不过总不能因此失了精神,挂钟指针咔擦咔擦地响动,他站在那里,背影笔直如松。




塔楼上的钟声适时响起,小少爷这时才走进屋子。

他的脸庞秀美而忧郁,蓝宝石一样的眼睛让明仪想起高中毕业旅行时,在阿尔卑斯山看过的湖泊,像是布莱德湖或国王湖。这是张该出现在校园爱情小说中的脸,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阳光透过树木青翠的叶子照下来,美少年从书本中抬头,对着你温柔一笑。

可惜没有什么笑容,小少爷的神情冷淡倨傲,强势到让人忽略还未消去的婴儿肥。

明仪在心里叹了口气,随即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倾听雇主可能的额外要求。

然而,接下来不过是信息的简单总结。

他的护理对象是师小少爷的伯父,这是从资料中知道的。那位可怜的老人在去年,差不多的时节倒了下去,至今也没有恢复,明仪对他的不幸表示同情,他还在学校时,就有过不少养老院做义工的经历,也许这也是他能被录取的原因之一。每每看到那些孤寂的眼神,他总是忍不住避开,即使明仪并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这位师伯父相比起来已经幸运很多,至少他的亲人还在身边,至少他还有最重要的爱人——

师小少爷忽然停顿下来,冰蓝色的眼睛弯起,笑意浮现在脸上。

下午的阳光一瞬间亮到极致,明仪很快反应过来,那个干净柔软的笑容不是对着自己的,他转过头,脚步声在门的位置戛然而止。





明仪看向来人,如果不是眼角的皱纹和微白的两鬓,他几乎不会想到那是个老人,更像是一个有着英挺眉目,风度翩翩的青年男人。

他微微侧身,让出一条通道,小少爷不出所料地走到了男人身边,他还带着那种学生般的笑,眼里藏了几分戏谑,欢快地叫道:“贺伯父!”

也许是错觉,明仪觉得男人的神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

但这不是重点,明仪为另一个发现感到震惊,他颤抖着开口:“等一下,贺玄?”
这问话几乎无礼,他也立刻察觉到不当,但男人制止了他的道歉:

“有什么问题么?”

明仪总算知道,为什么无论资料还是管家的介绍,从来只有伴侣这样书面的用词。

“没,没什么。”明仪把所有的疑问都咽了回去,没有人想在第一天就得罪雇主。





行李已经被安置好,明仪勉强自己从巨大的冲击中振作,跟着小少爷踏上了阁楼。

“伯父自从无法行动后脾气就有些古怪了,”小少爷边开门边对明仪说,“他甚至无法忍受我们突然出现在他眼前,尤其是睡醒后。”

古旧的门扉在推开时发出沉重的声响,老人也从昏睡中醒来,浅碧色的瞳孔在聚焦后满是惊恐地望向来人,老人浑身颤抖,努力地想要挪动身体,如果不是瘫痪,明仪毫不怀疑他会缩到床下。

“你看,又来了。”小少爷无奈摊手,“让他一个人静静吧,过一会儿就好了。”

小少爷转身下楼,走了几步,又回头看向依旧呆立原地的明仪。

“你想的话,留在上面也可以。”想了想,又补充道:“多陪他聊聊吧。”





老人已经恢复了平静,即使明仪走进屋内坐在床边,除了瞬间的眼神闪烁,再没有先前那般的激烈反应。

这其实是个很好看的男人,即使饱受病痛和孤寂的折磨,依旧能透过这具壳子想象年轻时姣好的眉目。

可惜美人已然迟暮,整日躺在阁楼的床上,似乎连发出声音都十分困难,还未老去的浅绿色眼睛满是麻木,对着这样的人,铁石心肠也会被打动。

明仪从来不曾铁石心肠。

沟通得不到回应,但他毫不气馁,继续讲着那些故事和笑话,他希望自己能将外面的有趣的消息带给老人,给这没有鲜活气息的阁楼带来些生气。
窗外传来几声清脆的鸟鸣,明仪拉开窗帘,老人的眼珠转动着,他能读出里面的渴望。

房间很是舒适,但再好的地方,长久困顿着也不会好受的。





晚餐过后,老人再度昏睡过去,这很正常,这样子的病人一天总要睡很久。明仪在床前守了一会儿,才悄无声息地离开。

在回到房间的路上,他不经意听到了争执声,一个是年轻人,另一个则低沉得多。
深沉的男声属于贺玄,他似乎是对自己有所不满,小少爷说了些模糊不清的话,于是争执渐渐低了下去,平静得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明仪却辗转反侧,但他知道,自己不得不尽快入睡——为了明天,为了不失去这份得之不易的工作。

意识快要沉入梦乡时,他忽然生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除了引领自己去阁楼,小少爷似乎再没有问过关于伯父的一件事,而贺玄呢?

从始至终,贺玄都未曾踏足阁楼。

明仪有些记不清,贺玄是否提及过卧病的爱人了。

如果因为疾病而厌倦,那老人也许已经被送往疗养院,如果依旧在意……

真是座古怪的宅子,他这么想着,终于沉沉睡去了。











TBC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