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呆赛高

脑洞皇女,咸鱼的终极形态
叶哥哥我就要那根呆毛

【双水】强制情侣罗曼史(4)



又是短短一篇,哎呀终于快把开头部分写完啦(没错这些都是开头鸭)


描写来自莎翁《哈姆雷特》,兰波《奥菲莉亚》







一个幽灵,精灵或水仙或是别的类似的人物,素衣缟服地穿梭在树林间,猎人的号角声远去,那些鸟儿回落到树上,在丫叉挤做一团,还有更大一些的,兔子和松鼠之类的,她们窃窃私语着,打量这个突如其来的闯入者。


“张三李四满街走,

   谁是你情郎?

毡帽在头杖在手,

   草鞋穿一双。


姑娘,姑娘,他死了,

  一去不复来;

头上盖着青青草,

  脚下生石苔。”


那声音活泼轻快,他用好奇的眼神,同样打量着眼前的一切,嘴角挂着一丝天真的微笑,眼前的一切是多么可爱,多么…


他想起刚刚的歌,死了,谁死了?父亲,兄长,还是贺玄——那个凶手?那个爱人?


不,那些都不重要了,世事无常,师无渡住进了一个疯子的躯壳里,显然,这颗小脑瓜已经不能很好的思考了——仇恨!命运!羁绊!爱情!他从这无边的苦恼中逃脱了,从这俗世的悲欢喜乐,从这温柔狂热的爱情中远去了。


他再次微笑起来,又是那种不染尘埃的天真无邪的笑,他试图把那些可爱花冠挂在树枝上,师无渡知道那很危险,横垂的枝条是如此的柔弱,但命运像从前一样无法阻止,而他的状况更加糟糕,他拥有一个小疯子的脑子,也一同陷入到难以思考的境地中去了。


于是他跌入呜咽的溪水里,衣裳像百合花一样散开,一片神秘的歌声自金灿灿的繁星中降临,他暂时像人鱼一样漂浮着,同时也缓缓沉入到水底的王国,古老的谣曲仍在断断续续,好像这危险的处境完全与他无关似的。


最后凝聚的意识里出现的居然还是贺玄的脸…也许因为这是他们共同的命运,也许因为这个疯孩子脑袋里狂热的爱情……


第一次地,贺玄没有死在师无渡眼前。



贺玄的剑划过国王的身体,那上面沾着毒药——国王——他的叔叔与杀父仇人——亲手调下的。


国王很快挣扎着死去了,颓倒在地的还有饮下毒酒的母亲、另一个复仇者——他所爱之人的兄长。那个男人如今放下了仇恨,祈祷着他们互相宽恕。


现在这里有三具尸体了,而贺玄很快将成为第四具。


又是毒药,但比冰海要好得多,他不知道自己还要死上多少次,之前的经历太过匆匆,他能见到想起的只有师无渡,如今他念剧本般交待着遗言,眼前却是另外的人了。


国王——贺玄发现自己无法接受一个卑劣小人做仇人,败坏伦常!嗜杀贪淫!胆怯畏死!如此地令人厌恶。


剩下的则是牺牲品,贺玄看着年轻的骑士,想起另一张脸——有些相似,他们说他疯了,贺玄有些不可置信,这个世界的师无渡受到更多的宠爱与保护,也仁慈脆弱得多。


第一次地,贺玄没有在死前看到师无渡。





TBC


老贺:五次了,终于打破了临死必见师无渡定律。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