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呆赛高

脑洞皇女,咸鱼的终极形态
叶哥哥我就要那根呆毛

【双水】阁楼中的绿宝石3

万能钥匙AU


老贺暂时掉线,因为剧情线原因哥哥名字暂时不能出现




即使是周末,诺大的档案馆依旧填满寂静,时至今日,已经很少有人会对尘封在这里的陈年旧事感兴趣了。


根据索引的指示,明仪很快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师家的根底比想象中还要深厚,却也与一般的古老家族没什么不同,明仪翻找了许久,连午饭都错过,也不过让自己再一次认识到师家历史的悠久。


在他就要失去信心之际,一处不同寻常的记载出现在眼前。


那是四百余年前的事了,原本只是一桩再普通不过都盗窃案,这样的案子富户见得多了,谁也不会太放在心上,一个苦于生计盗窃的穷书生,告官便是,还能掀起多大风浪。


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正应如此,它才引起了明仪的注意。


巫蛊、私刑、接二连三的灾祸,师老爷一病不起,他溘然长逝之时,离那桩盗窃案,仅仅过了六年。


巫蛊这个词,像一个尖刺,狠狠扎进了明仪的心脏。古人迷信,封建王朝时期,一有巫蛊,往往是血流成河的大案。究竟是怎样的纠纷,才能让一个书生下定这般狠毒的决心?而之后师家发生的一切,仿佛是让人相信冥冥之中自有一股力量,在推动这个庞大家族走向终末。


明仪注意到,在师家动用私刑处死书生的那天,府上的大少爷也毫无预兆地突发顽疾,他的死成了一系列悲剧的开端,直到师老爷的去世才为一切划上句号。


如果是平常,明仪之后对这些嗤之以鼻,可师家的怪事让他的精神过度的紧张了。周围的一切都那么安静,满是书柜的档案室,偶尔传来的翻动书页的声音,几乎听不到的人声,屋子里散发的陈旧气息,他想起那座压抑的古宅,花雕的木门,上了锁的房间,有那么一瞬,明仪以为自己仍站在老宅里,昏黄的灯光照向雕花门上的铜锁,反射出血色的光。母亲的声音传来,她正小声讲着关于巫蛊的民间故事……


明仪骤然清醒,他想起了当时自己的不屑一顾,他苦笑,这段时间自己真是太紧张了,稍微放松一下就胡思乱想,甚至信起了神怪之说。他看了眼腕表,自己竟然错过了午饭。明仪在心里计算了下回去所需的时间,看来,他在填饱肚子后必须准备返程了。





周末交通的拥堵让明仪吃了很大苦头,当他回到庄园时,天色已经转暗,接近晚上七点的时间让他确信自己在错过午饭后再度错过了晚饭,明仪叹了口气,决定依靠饼干度过今天。这样的想法导致他看到厨房开始忙碌时颇为震惊,女仆们默不作声地重新布置好餐桌,一旁的老管家告诉他这全部是小少爷的吩咐。


“如果明仪在餐点后回来,看着钟表和餐桌叹气,那就再去准备一份晚饭吧!”


他几乎能想象到小少爷说这话时的神情,带着点狡黠和聪明人特有的得意。明仪笑了,师小少爷贴心的安排彻底消除了困扰他一天紧张情绪,他保持着这份好心情吃完了特供晚餐,又到阁楼确认老人的情况安好无恙,下楼时他的嘴角依旧上扬,什么都别想了,他对自己说,明仪,睡个好觉,明天又是个好日子。


路过舞厅时,他听到里面传来悠扬的钢琴声,而今天并没有宴会。


门是虚掩着的,明仪推开门,屋内只有一个人,不是贺玄这点让他稍微舒坦了些,琴声并没有像小说里写的那样戛然而止。小少爷背对着他,完全沉浸在乐声里了。


明仪对钢琴的了解流于表面,他只能听出一些大众的曲子,诸如《月光奏鸣曲》、《致爱丽丝》之类的,小少爷弹的琴曲他全无印象。但他知道这是首很美的曲子,这么美的曲子是不该被打断的。于是他屏住呼吸,让自己尽可能保持不动,小少爷修长而洁白的手指在黑白两色的琴键上蝴蝶般穿梭飞舞,柔美多情的乐声自指尖流泻而出,明仪的目光随着他的手指游走,内心也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牵引着,他想更进一步地了解眼前这个人。


琴声停住了,小少爷轻轻合上琴盖,在转身看见明仪的一刹那他似乎是被吓到了,呆立在原地几秒后才回过神,如往常一样的打招呼。


明仪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嘴里夸赞着方才的乐曲,逃避的目光又落到那架看上去有些年头的三角钢琴上。


小少爷对他的尴尬了然于胸,他示意明仪上前几步,重新打开了琴盖。


“博森多福的三角钢琴,一百多年的老家伙,也算个古董了。”他看向明仪,在发现对方的脸蛋泛红后语气更加轻快,“你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


明仪点点头,又摇摇头,他继续把目光放在钢琴上:“你没有用琴谱。”


小少爷颔首,他用手指指向自己,“我记在脑子里。”


明仪努力从牙缝中挤出新的话题:“刚刚的曲子叫什么?”


小少爷笑了:“肖邦第二钢琴曲的第二乐章,真喜欢的话,下次录音给你。”


这次明仪没有再摇头,一种难以言表的甜蜜在蔓延在心头。“吱呀”一声,门开了,门扉后立着沉默的老管家,他带来的托盘上放着一串钥匙。


明仪不明所以。


小少爷的声音却显然很是快活:“你不是对我们家那座老宅子很感兴趣吗?钥匙我给你找来了,随便用,只是——”他和明仪擦肩而过,声音小到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银色的那只,对应的门一定不要打开哦。”


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老管家悄无声息地退下,舞厅里只剩下明仪。


窗外忽然传来“哗啦”的响声,随后是几声鸟鸣,明仪走到窗边,原来是树枝折断了,惊起了栖息的飞鸟,有一只胆大的甚至落在了窗台,明仪走近了,它便抖抖翅膀飞走了。


明仪在窗边呆了一会儿,从这个角度望去,月亮已经完全看不见了。


他把窗户关好,夜风不再,口袋里的钥匙却让他感到阵阵凉意。


黑色的夜晚,黑色的翅膀,黑色的消息。


他快步走了出去。


TBC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