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呆赛高

脑洞皇女,咸鱼的终极形态
叶哥哥我就要那根呆毛

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风流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曲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

海水无边无际,沙场无极无垠。无亲无眷又无邻,况又无家可奔。日里无衣无食,夜间无被无衾。又无历日记时辰,不知春夏来,那识秋冬尽?

怕流水年华春去渺,一样心情别样娇。


吉日良辰当欢笑,为什么鲛珠化泪抛?

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评论

热度(4)